會議發言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大型活動 > 年會 > 1997 > 會議發言

宋健主席在開幕式上的講話

發布時間:1997-10-03作者:宋健來源:國合會

  尊敬的各位委員、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

  第二屆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今天開幕。各國的委員和專家們不遠萬里來到北京,請允許我代表中國政府,并以我個人名義向與會的各位委員、來賓以及所有關心中國環境與發展事業的朋友們,表示熱烈的歡迎和衷心的感謝!

  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CCICED)已經運行和工作了五年,獲得了可喜的收獲。委員會成立五年來,全面深入地研究了中國環境與發展領域的主要問題,向中國政府提出了一系列有價值的政策建議,得到了中國政府及其環境、經濟、科技界的高度重視,有些建議已經或正在得到實施。委員會的工作推動了中國環境與發展領域決策科學化的進程。過去五年的實踐證明,CCICED已成為中國和世界各國建立廣泛交流和擴大開放的重要橋梁,使中國政府和人民有可能學習和借鑒世界各國的好經驗,汲取歷史教訓,分享各國科學界和人民的智慧、文明建設成就。全中國人民對這個委員會過去五年的工作和貢獻表示贊賞和感謝。CCICED第一階段的工作已經結束。在加拿大、歐盟、英國、挪威、德國、荷蘭、日本等國政府、國際組織和專家們的支持下,我們將開始委員會第二階段的工作。在中國現代化建設事業中,在改革開放,進入世界大家庭的征途中,又翻開了新的一頁,創造新的業績,撰寫新的歷史。

  我首先向大家介紹委員會新聘任的幾位委員,他們是:聯合國發展署助理署長內通先生、世界可持續發展商務委員會主席史蒂森先生、日本環境廳顧問石坂匡身先生、美國哈佛大學馬克艾羅教授、韓國環境部前副部長李進先生。讓我們對新委員的加盟表示熱烈的歡迎!我們衷心感謝他們能應邀參加這個委員會,他們淵博的知識、豐富的經驗將會給委員會注入新的能量、信息和活力。   第二屆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在今后跨世紀的五年中,將在委員會第一階段工作的基礎上,把工作重點轉移到更加實際的政策研究與措施示范上。我相信,我們這個委員會一定不負使命,繼續發揮其獨特的高層次政策咨詢作用,成為中國聯系世界、學習世界的更寬闊的橋梁,為中國環發事業做出新的貢獻。

  女士們、先生們:

  當前,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正處于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時期。經過四年多的努力,中國經濟既保持了快速增長,又有效地抑制了通貨膨脹。在實施“九五”計劃的第一年,1996年全國經濟增長9.7%,物價上漲幅度回落到6.1%,實現了物價上漲率低于經濟增長率的要求。從1992年到1996年,國內生產總值增幅最高為14.2%,最低為9.7%,投資和消費增長趨于平穩,是歷史上經濟波動最小的時期。這是中國經濟形勢總體良好的重要標志,也是今后保持適度快速和相對平穩發展的重要基礎。由于科學技術的進步,近幾年農業發展較好,糧食連續數年獲得豐收,保證了人均400公斤的收獲水平。國家重點建設取得長足進展,基礎產業和基礎設施能力增強,國際收支狀況良好,為國民經濟進一步發展創造了條件。進入1997年,中國經濟繼續保持平穩增長,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比去年同期增長9.5%,外貿出口增長26.7%;國家外匯儲備達1 300億美元,比去年增加250億美元;今年夏糧總產創歷史最高紀錄。隨著經濟發展和改革步伐加快,人民生活水平持續提高,整個國家的面貌也在發生日新月異的變化,今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開創了香港和祖國內地共同發展的新紀元,標志著中國人民為世界和平、發展與進步事業作出了新貢獻。目前,中國經濟繁榮,社會穩定,民族團結,政通人和,實施“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的開端良好。對中國下世紀更大的發展,我們滿懷信心。

  中國的環境保護領域也與其他領域一樣,獲得了可喜的進展。首先,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決策層越來越重視環境保護工作,各級政府落實環境保護基本國策的工作越來越深入、越來越實際。今年3月8日,中央領導召開了計劃生育和環境保護工作座談會。在會上,江澤民主席、李鵬總理就中國的環境保護工作發表了重要講話。江澤民主席強調,環境保護關系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全局,是必須堅持的基本國策。要加強環境法制建設,增加環保投入,確保未來15年環保目標的實現。李鵬總理也對中國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提出了明確要求。各地根據中央座談會的精神,紛紛制定適合當地情況的環境保護政策,建立環境保護投資渠道。我們高興地看到,自中央座談會以來,各地的環境保護工作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進展。去年,環境法制建設取得了新成就。1996年10月全國人大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噪聲污染防治法》,標志著中國以《環境保護法》為核心的保護環境,防治水、氣、噪聲、固體廢物污染的法律體系已基本完備,為防治污染、保護環境提供了有力保障。今年3月全國人大修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將破壞環境資源保護罪作了專節規定,首次在中國刑法中明確將嚴重破壞環境與資源的行為定為犯罪,可判處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這為打擊破壞環境的違法行為提供了有力武器。中國政府也加強了環境執法工作。去年,國務院發布了《關于環境保護若干問題的決定》,全國各地認真貫徹執行,明令取締、關停了15種浪費資源、嚴重污染環境的小企業污染源。截至今年6月30日,全國已取締、關?!?5小”企業65 000個。這項工作得到了各級政府以及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促進了當地產業、產品結構的調整,有效解決了一些地方的污染問題。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關停6萬多家企業,其難度是很大的,有上百萬職工要改行,銀行損失數十億元。這表明了中國政府堅決走可持續發展道路的決心和勇氣。此外,在以水和大氣為重點的污染防治工作中,有幾項進展也值得向諸位報告?;春恿饔蛩廴痉乐我恢睘槭廊岁P注,沿淮流域生活著15億人口。近十幾年來水質污染嚴重,嚴重影響人民的生活和生產活動,被列為“三河、三湖”污染防治之首。三年來,在流域四省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以及國務院有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下,通過綜合運用行政、法律和經濟手段,采取有力措施,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已取得比較明顯的進展。已經取締、關閉小造紙廠1 111家、“15小”企業3 987家,完成了一批重點治理工程,削減了25%的流域水污染負荷,干支流水質已有一定改善,水污染惡化的趨勢初步得以控制。按照國務院制定的《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暫行條例》的目標:1997年實現全流域工業污染源達標排放;2000年實現淮河水體變清。從這幾年工作進度看,有可能按期實現國務院確定的目標。大氣污染防治的兩項具體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一是針對燃用高硫煤排放大量二氧化硫所造成的大氣環境問題,計劃、經貿、煤炭、環保等部門,抓緊制定關于防治高硫煤污染環境的辦法,對限制高硫煤開采、加強煤炭洗選加工、加強高硫煤用戶的環境管理以及加大高硫煤污染治理力度等方面,提出了明確要求和可操作的措施。該文件將在今年年底發布實施,這將有助于推進對二氧化硫污染控制,有助于改善大氣質量;二是針對控制城市機動車排氣污染,正在制定《關于限期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車用含鉛汽油的通知》,提出了到2000年完全淘汰含鉛汽油的目標,對汽油的生產、銷售、使用的各個環節提出嚴格的要求。北京市已于今年6月1日起率先開始實行汽油無鉛化。隨后,上海、天津、廣州等大城市也相繼宣布將在1997年內實行汽油無鉛化。

  盡管中國環境與發展事業正在穩步地取得進展,但是仍面臨著嚴峻的挑戰。今后30年將是中國發展史上最艱難的時期,那以后人口將停止增長,形勢將大為好轉。目前,中國必須努力發展,使6 000多萬人口擺脫貧困;要保護好環境和資源,才能為后代留下可以過上美好生活的空間、資源和環境條件。對中國的農業,由于科技進步,我們有信心、有辦法在人口高峰15億左右時,保證每人每年有400公斤糧食供應。最難的是環境保護和建設。對當代中國人來說,這是一場戰斗,我們只能勝利,歷史不允許我們失敗中國提出2000年環境保護的目標是,使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加劇的趨勢得到控制,部分城市和地區的環境質量有所改善。我希望,委員會第二階段的工作要結合中國環發領域的實際情況,根據第一屆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提出的,工作重點由政策性討論向務實的管理制度示范和項目示范轉變。要將多年來委員會向中國政府提出的政策建議從理論轉為實踐行動,成為可以操作的具體政策制度。希望各工作組繼續起到委員會工作的基礎支撐作用。

  各位委員,女士們、先生們:

  我們這代人比以往任何時代的人,對地球的未來承擔的職責更大。因為第一,我們知道得更多;第二,我們能夠做得更好。迄今為止,我們沒有找到除地球之外適合人類生存的星球。保護地球是人類唯一的選擇。保持地球環境是全人類共同的任務。中國人及其后代的幸福只能靠自己努力奮斗,把這960萬平方公里的家園保護好,除此沒有別的選擇?,F在,我們就正在從事著這一崇高的事業。環境問題越來越成為跨國界乃至全球范圍的事。正因為如此,解決環境問題的辦法,如政策、技術等只能互相借鑒、學習和交流,全球共享。CCICED就肩負著這樣的使命。

  現代中國人的信念是,必須向世界上其他國家和民族學習,學習人類文明一切好的東西,學習先進國家和人民的知識、經驗,中國才能較快地進步。一千年以后,中國仍然要向別人學習,這有什么不好呢? CCICED的活動為中國向各國學習提供了一個極好的場所和機會。環境和發展是當代中國的主題,也是中國要學習的主題。預祝本次會議取得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電子郵件:secretariat@cciced.net

版權所有: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秘書處

地址:中國北京西城區后英房胡同5號 郵編:100035

京ICP備05050920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535號

亚洲日韩区在线电影_亚洲日韩区国产区_亚洲日韩欧洲无码观看_亚洲日韩欧洲国产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